海岸印象-400-23.jpg

子宮並不安全

流產

摘自 Science Daily(2015): Exposure to phthalates could be linked to pregnancy loss.

 

一項300多位女性受測者參與的研究指出,接觸特定的鄰苯二甲酸酯(常用於食物包裝、個人護理及其他日常生活用品)可能會導致流產,特別是在孕期5到13周的婦女。

 

基於鄰苯二甲酸酯對人體健康潛在的危害,美國已經禁止六種鄰苯二甲酸酯使用於某些孩童用品。然而,還是有許多東西含有這些化學物質,像是油漆、醫用矽膠管、乙烯基地板、肥皂、洗髮精和其他物品。研究發現,長期接觸低劑量的鄰苯二甲酸酯會傷害實驗動物的健康,並且增加流產的風險。此外,至少有一項研究發現,工廠女性員工在工作時接觸高濃度的鄰苯二甲酸酯,流產的風險也比較高。但是在非職業接觸的婦女中,鄰苯二甲酸酯對懷孕造成影響的證據卻很少。

 

研究人員採樣中國132位曾經流產以及172位健康懷孕女性的尿液。他們發現流產與尿液中鄰苯二甲酸酯代謝物的濃度具有關聯性,這些物質包括鄰苯二甲酸二乙酯(Diethyl phthalate,DEP)、鄰苯二甲酸二異丁酯(di-isobutyl phthalate,DiBP),以及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i-n-butyl phthalate,DnBP)。儘管這些不足以證明鄰苯二甲酸酯導致流產,研究結果也顯示其中存在某些關聯,更深入的調查勢在必行。

兒童智商

摘自 The Guardian(2014): Phthalates risk damaging children's IQs in the womb, US researchers suggest.

 

美國學者發現,懷孕婦女應避免接觸家庭用品物品中所含有的添加劑──鄰苯二甲酸酯,因為這種物質可能會降低孩子的智商。

懷孕期間體內鄰苯二甲酸酯濃度最高的婦女,相較於濃度最低的婦女,孩子的智商平均低七分。這項研究的試驗者來自紐約市內328名婦女,他們在懷孕最後一周檢測尿液中的鄰苯二甲酸酯濃度,孩子則是在七歲時進行智力測驗。

雖然這項研究純粹是觀察性質,無法證實鄰苯二甲酸酯導致孩童智商較低,但研究團隊表示,作為預防措施,孕婦也許還是要避免接觸這種添加劑。

「一般人,特別是孕婦,都需要減少接觸鄰苯二甲酸酯的機會,而作為研究者,我們也遵循同樣的建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者Pam Factor-Litvak博士說:「我們建議他們避免使用塑膠容器微波食物,以及具有香味的產品,包括清潔用品、空氣清新劑,以及帶有香味的個人衛生產品等等,因為鄰苯二甲酸酯是用來保住香味的原料。另外,也要避免使用標記3、6或7的塑膠製品,這裡頭都含有鄰苯二甲酸酯。」

「我們的建議是使用玻璃容器取代塑膠來存放食物,雖然我們沒有在懷孕早期測量鄰苯二甲酸酯的水平濃度,但我認為整個懷孕期間都採取這個作法較為謹慎。」

目前已知鄰苯二甲酸酯會干擾賀爾蒙的運作作用,而這是首次有研究指出這種物質還可能會影響智商。

雖然多種鄰苯二甲酸酯在歐盟中被禁止添加於玩具和化妝品,但這些物質卻可以使用在地板材料、油漆和紡織品中。在美國,髮膠、唇膏、指甲油和肥皂裡都可能含有鄰苯二甲酸酯,但未必標示在成份上。研究學者採樣母親孕期最後三個月的尿液,測量其中兩種鄰苯二甲酸酯的分解產物DnBP及DiBP,並依據測量結果將母親們分為四組。

學者指出體內DnBP和DiBP濃度最高的母親,比接觸濃度最低的母親,孩子的智商分別低6.6分和7.6分。本研究發表於《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ONE)

Factor-Litvak說鄰苯二甲酸酯可能會干擾甲狀腺激素和雌激素的正常作用,而影響到子宮內孩子腦部的發育。但南安普敦大學職業和環境醫學教授David Coggon表示高濃度的鄰苯二甲酸酯與較低的智商之間不見得有關聯,只是測量過程中的正常變化/偏誤,他說:「這項研究的助益是讓我們了解到鄰苯二甲酸酯的負面影響,但是研究的結果並不完全一致,兩者之間看似有關聯可能其實還有其他未測量到的因素影響智商。」

CHEM 信託基金會會長Gwynne Lyons說:「越來越多研究指出這些物質會造成不良的影響,但是丹麥試圖讓歐盟對於(限制)鄰苯二甲酸酯採取行動卻受到了阻礙,主要的原因是擔心業者將會付出更高的成本。」

幼兒生殖器異常

​摘自 Environmental Health News(2017): Pregnant women's sex hormones waver with phthalate exposure​.

 

根據近期一項研究,懷孕早期婦女接觸地板或食物包裝中的某些化學物質,可能會降低影響胎兒生長重要賀爾蒙---游離睪酮(free testosterone)。雌激素和睪酮在孕期的前5-18週主導胎兒的生殖器發育。這些性賀爾蒙水平的改變,可能造成幼兒生殖器異常。

 

研究人員測試了591位婦女在孕期的前三個月(孕期前13週)尿液中所含的鄰苯二甲酸酯。這段期間是胎兒生殖器發育最重要的時期。體內兩種鄰苯二甲酸酯濃度較高的婦女,游離睪酮的水平較低。婦女體內這種化學物質的含量每增加10倍,其游離睪酮(一種不與蛋白質結合的賀爾蒙)就降低12%。

 

學者早先已經發現鄰苯二甲酸酯與生育問題之間具有關聯性。在老鼠身上進行的實驗顯示,子宮內的雄鼠接觸到鄰苯二甲酸酯,會導致睪酮水平降低和生殖器缺陷,如尿道下裂。而在人類當中,研究人員則發現某些磷苯二甲酸酯與生殖器-肛門之間距離縮減、胎盤基因改變和流產具有關聯性。

 

儘管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鄰苯二甲酸酯會干擾內分泌,在低劑量的情況下就能夠影響人類賀爾蒙的運作,但是這種物質卻繼續用於我們的產品中──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估計每年生產超過4.7億磅的磷苯二甲酸酯。

 

「鄰苯二甲酸酯濃度會隨著一天中的時間顯著地變化,並且取決於受試者最近吃了什麼。」作者說。

兒童氣喘

摘自 The Guardian(2014):  Chemicals in some household plastics linked to child asthma risk.

紐約市有近四分之一的孩子患有氣喘。科學家決定要確定是哪些環境因素促成這麼高的氣喘發病率,並開始和300名懷孕婦女一起從懷孕期到童年時期對她們的孩子進行研究。該研究從那時起定期發表結果,找到兒童呼吸和神經系統問題與各種環境毒素之間的關聯性,其中包括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許多家庭清潔劑、個人護理產品和食品包裝中常見的化學物質),以及殺蟲劑和農藥殘留。

Whyatt 追蹤接觸鄰苯二甲酸酯從胎兒到學齡時期的影響。結果相當驚人:在子宮內接觸高濃度鄰苯二甲酸酯的兒童,5至12歲時發生氣喘的可能性增加了70%。

Whyatt 的研究指向常用的鄰苯二甲酸酯—鄰苯二甲酸丁芐酯(BBzP),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nBP),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和鄰苯二甲酸二乙酯(DEP)—是引起氣喘風險的元兇。母親應該是透過PVC、食品包裝和個人護理產品接觸到這些鄰苯二甲酸酯。

研究對象身上所觀察到的鄰苯二甲酸酯濃度與一般人相似。Whyatt表示,鄰苯二甲酸酯的濃度因人而有很大的差異,那些孩子長大後罹患氣喘的婦女,體內鄰苯二甲酸酯的濃度為一般人的8-13倍。

Whyatt說:「鄰苯二甲酸酯是很難避免的,因為它們通常沒有被標示。」儘管它們有在很多兒童用品中受到規範,成人產品卻沒有。在這個問題獲得改善改變之前,Whyatt建議消費者採取以下措施以減少鄰苯二甲酸酯的接觸:盡可能避免有香味的產品;不要微波包覆在塑膠膜或盛裝在塑膠製容器中的食品;不要將食物儲存在塑膠容器中(即使購買時它是以塑膠包裝,您一回到家裡就把它放進玻璃容器裡,可以避免鄰苯二甲酸酯持續浸入食物中);並盡可能避免3號塑膠和7號塑膠。

「讓消費者承擔把這些是不公平的。這是監管機構的問題。到目前為止,一些鄰苯二甲酸酯已被禁止使用於兒童玩具,但對於保護懷孕期間胎兒,卻沒有的相關規範,而這可能是最脆弱的時期。我們作為科學家的工作是做最好的研究以協助監管機構的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