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印象-400-35.jpg

防水衣九成含全氟化合物

節錄自綠色和平(2016):知名戶外品牌驗出有害全氟化合物

綠色和平發佈跨國調查,發現許多戶外品牌的防水產品被檢出不同類型的有害化學物質全氟化合物(簡稱PFCs),包括知名的The North Face、Mammut和Patagonia等11個戶外品牌全都榜上有名。本次報告檢驗來自19個不同國家與地區,共40件防水產品,其中有36件被驗出PFCs,檢出比例高達90%。

綠色和平污染防治專案主任陳玲瑤表示:「戶外品牌大多主打友善環境的形象,卻有高達九成的防水產品被檢出有害環境與人體健康的PFCs,讓不知情的消費者也成了污染環境的一員。」對此,綠色和平呼籲,戶外品牌必須積極尋找更安全的替代物質,並且訂出明確時程從其產品與生產鏈中淘汰使用PFCs。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戶外品牌已經聲明優先淘汰具致癌風險的全氟辛酸(PFOA)與全氟辛烷磺酸(PFOS),但本次報告卻仍然發現The North Face產品中含有PFOA,包括夾克(0.11 µg/m²)、褲子(0.58 µg/m²)、鞋子(0.81 µg/m²),其中睡袋的PFOA含量更超出挪威法定標準1 µg/m²的7倍(7.1 µg/m²)。Mammut的產品也有同樣被檢出PFOA,包括鞋子(12.7 µg/m²)、背包(4.24 µg/m²)。

儘管The North Face於官網表示「自2015年春季開始,即使用短鏈PFCs代替長鏈PFCs」。但從檢驗結果來看,The North Face並未遵守當初對消費者的承諾,持續使用如PFOA等長鏈PFCs。

 

陳玲瑤表示:「The North Face和Mammut身為國際與歐洲的戶外領導品牌,有責任帶頭淘汰所有全氟化合物,並藉此傳遞重要訊息給紡織產業的相關供應鏈,促使他們更加努力硏發無害的替代品。」鑒於目前已有不含PFCs的防水替代技術,The North Face和Mammut並沒有藉口,必須即刻作出承諾。

 

近年來,許多戶外品牌聲稱將使用短鏈PFCs取代危害性高的長鏈PFCs。然而,不論是長鏈或短鏈PFCs,都同樣會對環境與人體造成潛在危害。許多科學家已公開支持全面淘汰長鏈與短鏈PFCs,目前已有來自38個國家,超過200位的科學家簽署馬德里聲明(Madrid Statement),建議避免將PFCs使用於紡織品等消費性產品。

 

PFCs是人造有害化學物質,屬環境賀爾蒙,透過大氣與空氣散佈,一旦被釋放到環境中可在生物體中累積。在人體的半衰期可高達數年,不僅傷害肝腎還可能增加心血管疾病機率、甲狀腺功能異常,刺激腫瘤生長甚至增加罹癌風險。

 

臺大環境醫學中心主任陳保中的研究也發現,400名孩童中的臍帶血,有98.9%驗出PFOS,同時81.9%也驗到PFOA,濃度越高越容易導致孩童過敏。

​​綠色和平全氟化合物檢測報告

節錄自綠色和平(2016):看不見的危害 戶外防水產品全氟化合物(PFCs)檢測報告

綠色和平在最新的調查中檢測多個戶外品牌的戶外防水用品,藉以找出這些品牌在生產的過程中是否有使用全氟化合物 (PFCs)。研究發現,不只是戶外服飾與鞋子,包括露營和登山用背包、帳篷與睡袋,都含有可能對環境與人體健康造成危害的化學物質。

接受檢測的產品共有40 件,其中僅4 件在這次檢測中未有發現含全氟化合物。綠色和平總共檢測了11 件外套、8 件褲子、7 雙鞋、8 個背包、2 頂帳篷、2 個睡袋、1 捆登山繩和1 副手套,而本次檢測的所有品牌都被發現部份甚至是全部的樣本含有全氟化合物。

許多全氟化合物,特別是PFOS 和PFOA 這類離子性全氟化合物,一旦釋出到環境中便能殘留極長時間,不易分解,而這也導致它們在環境中廣泛散佈,即便是偏遠地區也能發現它們的踪跡。根據其他硏究顯示,許多陸生和水生生物體內都有離子性全氟化合物,因為全氟化合物具有生物累積性,在各國一般民眾的血液
和母乳中都有發現。研究顯示PFOS 和PFOA 這類全氟化合物,能對人類的發育和成年階段造成負面的影響,原因是全氟化合物有可能影響生殖與免疫系統,而動物實驗也顯示部份全氟化合物可能致癌。

PFOS 是離子性全氟化合物的一種,目前已被《斯德哥爾摩公約》列為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此國際公約並要求締約方採取措施,限制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生產與使用。歐盟已在2008 年禁止PFOS 在某些生產用途上的銷售與使用,而其中為紡織業16所設的上限為1μg/m²。2014 年6 月時,挪威成為第一個禁止銷售紡織品內PFOA 含量高於1μg/m²的國家,而部分全氟化合物最近也被加入優先禁用化學物質的清單,意思是這些化學物質在環境中的釋出,必須在2020 年17完全淘汰或被大幅減少使用。此外,歐盟REACH18法規也將PFOA 和其他4 種長鏈PFCAs,歸類為高度關注物質(SVHCs),目前也在REACH19的法規框架下進行提案,以進一步限制PFOA 的銷售與使用。但是目前全球對PFOS 和PFOA 以外的全氟化合物並無設限,儘管它們的危害性令人擔憂,而且存在於紡織品的濃度也通常較高。

主要發現

  • 全部的鞋子、褲子、帳篷、睡袋、11 件外套中的9 件,以及8 個背包中的7 個,均檢測出全氟化合物。

  • 外套、褲子、鞋子、睡袋和登山繩樣本中,揮發性全氟化合物的含量佔多數。

  • 全部的鞋子、睡袋、帳篷和登山繩、11 件外套中的9 件、8 條褲子中的7 條、8個背包中的7 個,均檢測出離子性全氟化合物。

  • 11 項產品樣本中含的離子性全氟化合物PFOA,其含量高於歐盟為全氟辛烷磺酸(PFOS)所設的1μg/m²標準,這個標準常被用作比較PFOA 的含量,因為PFOA與PFOS 有密切的關係,兩者的危害性亦相當。挪威已於2014 年對PFOA 加以限制,並設下與PFOS 相同的標準。目前PFOA 正根據歐盟的REACH 法規,進行限制的程序。

結論

許多樣本被檢出含濃度相當顯著的離子性和揮發性全氟化合物。事實上,本次檢測中有4 個樣本並未發現含全氟化合物,這代表防水產品能以無氟的技術生產。

戶外品牌曾多次在不同管道對綠色和平與支持者保證,正在淘汰產品中的PFOS和PFOA 這類離子性C8 全氟化合物。研究顯示有毒化學物PFOA 依然廣泛使用於品牌產品中,例如Jack Wolfskin、The North Face、Patagonia、Mammut、Norrona 和 Salewa,尤其是在鞋子、褲子、睡袋和部分外套的生產過程中,其中11 個樣本所含的PFOA 濃度皆高於挪威的1 μg/m²法定標準。

以每單位重量計算PFOA 的濃度時,The North Face 的睡袋所含的濃度最高。PFOA 的危害性眾所皆知,這種物質不應被用於製造任何孩童可能放入口中的東西,包括所有露營用品。其它樣本,如Mammut 的背包,也含有高度關注物質,而這些物質都不應該出現在戶外與露營用品之中。

另一方面,本次檢測發現短鏈揮發性全氟化合物在某些產品中被當作替代性物質,這樣的發現同樣令人擔憂。許多科學家都認同要避免使用所有全氟化合物,其中有超過200 位分別來自38個國家的科學家簽署了馬德里聲明(Madrid Statement),秉持預警性原則建議避免在紡織品等消費品中使用全氟化合物。由此可見大家共同的期盼只有一個,就是不但要從所有的戶外用品中淘汰長鏈離子性全氟化合物,更要完全淘汰各種全氟化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