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首頁封面(行動)-4.jpg

德國的押金環保杯 ReCup

全台灣一年消耗的15億個杯子中,有10.5億是紙杯。紙杯在分類上,屬於立體的「紙容器」,並非平面的「紙」。兩者在回收上需要不同的流程,無法一併處理。紙容器為了要讓成品可以耐油、耐水,所以在紙容器內部附著一層極薄的塑膠材料,稱作淋膜。

要正確回收紙容器,需要使用特殊的器材、設備,將淋膜與紙類分離成再生紙漿與塑膠二次料,程序相當繁瑣,加上政府回收補助金低,導致經濟效益低落,所以台灣一般回收場並沒有技術及設備,全台灣目前只有一家廠商在回收紙容器,回收率只占全台消耗總量的十分之一不到。絕大部分的紙容器都只能被送入垃圾掩埋場或焚化爐,不僅浪費資源,也對環境造成極大的負擔。(摘自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歐洲與台灣已經有政府與業者開始推行「租賃外帶杯」,一次解決資源浪費、廢棄外帶杯過量、自備環保杯不方便的問題。在歐洲,租賃外帶飲料杯最普及的國家是德國,已行之有年,在不少市集,買飲料多花一些錢租杯子,已是一種習慣。目前使用率最高、最普遍的平台是「 Recup」,從2016 年創辦至今,合作商家已有1100多個,遍佈全德國。因為會員店家夠多,還可以提供「甲租乙還」的服務。

只要在購買時支付1歐元押金,店家就會以環保容器盛裝飲料。消費者使用完畢,可以歸還到任何一家有參與外帶杯租賃計畫的會員店家,就可拿回1歐元押金。店家會負責杯子的清洗。不僅如此,消費者使用租賃外帶杯,不只可以幫助減少紙杯或塑膠杯的消耗量,還可以獲得折扣!(摘自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

押金制在德國並不是個新鮮的概念。為了減少垃圾量,德國市集上的食物攤位,普遍採用這種作法。例如在聖誕市集與啤酒節。不論是買一份德國香腸或是一杯酒,都不是使用免洗餐具,而是得另外付押金的塑膠製品,要退還到原攤位才能拿回錢。以一份五塊歐元的香腸來說,餐盤押金就高達1.5歐元,比例還真不低,莫怪幾乎沒人會隨便丟掉餐盤。

在超市買瓶裝飲料,也是得在售價外多付一筆退瓶保證金,一大罐可樂一塊歐元,就要多付0.25歐元,絕對金額雖不高,但相對於售價的比例其實很高。

在連鎖超市都有空瓶自動回收機,消費者可以將符合標準的空瓶投進去,例如寶特瓶不能壓碎、標籤也必須完整,才能讓機器判讀,再憑機器吐出的收據去櫃檯領錢。因此,在德國街頭,常可看到有人(未必是遊民或資源回收者)手提一個大袋子,在公共垃圾桶撿拾空罐去換錢。尤其是大型活動結束後,例如足球賽或嘉年華會,更可見到許多人趁機撿空罐來賺點外快。

台灣早期針對寶特瓶也曾採取退瓶保證金來鼓勵回收,現在雖然改採自主回收,但因為環保意識普遍高漲,所以即便沒有押金,回收率都還能達到九成以上。然而,台灣大量使用的外帶杯,從珍奶到咖啡,卻沒有任何回收機制,更遑論夜市路邊攤大量使用的免洗餐具。德國押金制這種半強迫性的誘導作法,不失一個參考。(摘自CSR@天下

04 解決之道-8.jpg
04 解決之道-3.jpg
04 解決之道-4.jpg
04 解決之道-5.jpg
04 解決之道-6.jpg
04 解決之道-6.jpg

自備環保杯獎勵優惠,用量未減

為從源頭減少一次性飲料杯的用量,環保署訂定自備環保杯獎勵辦法已推行長達九年,並預計在今年提高優惠金額,藉以價格誘因達成減量目標。隨著天氣愈來愈熱,臺灣民眾對於手搖飲料的需求也隨之升高,再加上外送及公司行號大量訂購的風氣日益盛行,飲料杯用量大為提升。

近日綠色和平實地走訪連鎖便利商店與飲料店,發現自備環保杯的比例約3%~10%,顯示獎勵措施的實際減量成效不彰,且無法適用於外送消費模式。面對環保署所提出的「2030年全面禁用一次性飲料杯」目標,綠色和平、看守台灣協會、荒野保護協會以及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共同呼籲環保署應與業者研商增加更多減量措施,如「店家改提供可重複清洗的飲料杯」和「店家以押金方式提供環保杯」等,儘速併入現行辦法中。

2018年環保署也曾針對「一次性外帶飲料杯之政策」調查民眾意向,其面訪結果顯示,有80.1%受訪者支持「連鎖速食店內用時,店家改提供可重複清洗的飲料杯」,另有62.5%受訪者支持「未來外帶飲料時,店家以押金方式提供環保杯,並於歸還後退回押金」,而電話訪問及網路問卷也都有近50%受訪者支持「未來外帶飲料時,店家以押金方式提供環保杯,並於歸還後退回押金」。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唐安表示:「獎勵辦法失效,即使再把折扣提高,民眾不見得買單,而且現在正夯的外送模式根本不適用自備杯優惠,環保署今年應擴大採取其它減量辦法,供店家與消費者有更多減塑措施可以選擇,儘早改變依賴一次性飲料杯的習慣和模式,才能突破成效不彰的困境。」(摘自綠色和平

04 解決之道-5.jpg
04 解決之道-9.jpg
04 解決之道-10.jpg
04 解決之道-11.jpg

台灣「青瓢」環保杯租賃服務

 

青瓢認為有限定範圍的活動中,比較容易集中回收杯子,因此發展出進駐各大活動的環保杯租賃模式。青瓢與主辦單位最常見的合作模式,是於現場設置容器租借站,讓參與者能定點借、定點還;另一種方式則是先將杯具全面分配給各攤位,讓他們販賣餐點時以環保容器盛裝,結帳時直接收取顧客的押金,當顧客使用完畢,再到定點歸還、退款。

 

杯子的使用租金通常由活動主辦方負擔,顧客則需繳交 15 到 30 元不等的押金,以免忘記歸還容器。

 

金額不高的押金制度,乍聽很容易使杯具遺失,但林志龍說,綜合過去經驗,歸還率均能達 95% 以上,遺失率極低。此外,借出去的杯子毀損率也僅不到 1%,意即每場活動後,幾乎所有杯子都能繼續到下一場活動「服役」。

 

隨著媒體曝光漸漸增加,青瓢兼具減塑和環境教育的特點,引起了眾多學校的注意,使學校主動上門和他們合作。幾次合作後,拜各校間緊密的交流所賜,青瓢的作法一傳十、十傳百,讓越來越多學校前來洽邀,青瓢得以參與園遊會和校園路跑,不但減少垃圾產生,也替學生們上了一堂大型環保課。(摘自企流社

04 解決之道-12.jpg
04 解決之道-13.jpg
04 解決之道-15.jpg
04 解決之道-16.jpg
04 解決之道-14.jpg

強制標示總糖量、熱量

根據目前衛福部食藥署的相關規定,具有營業登記的連鎖業者,需在其店面明顯處註明飲料的全糖添加量和熱量,標示方式如「全糖添加量○○公克,所含熱量計○○大卡」等。

但這容易造成3個問題,1.微糖、半糖時,消費者需再自行按比例換算糖量、熱量,顯得標示不夠直接明確;2.很多標示沒有將配料(如珍珠、冬瓜露)納入計算,使民眾容易忽略飲品的總糖量與總熱量;3.各店家糖量定義不一,同樣是微糖,但實際糖量可能都不一樣。

食藥署食品組簡任技正陳瑜絢表示,目前草案是要求業者標示出飲料中糖量與熱量的最高值(通常是指在全糖狀況下),目的是希望讓消費者可以更清楚自己喝下的營養成分,並依照自身狀況再去跟店家調整糖量。

但台灣營養基金會執行長吳映蓉也指出,雖然標示出最高值(通常是全糖狀況下),但不代表各飲品調整成微糖或半糖,糖量就不會超標,以1杯「微糖」的梅子綠茶為例,含糖量其實也相當於「10顆方糖」,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每日糖分攝取量不超過25~50克(約5~10顆方糖)相比,1杯就已達到上限,更別說還要加上其他飲食中的含糖量(如水果、糖醋肉等等)。

手搖飲的另一項陷阱,就是配料,根據董氏基金會過去的調查顯示,雖然大部分業者,的確都有標示飲品的含糖量或熱量,但將實測值與標示值做比較,卻發現兩者之間的差距仍相當大,誤差原因主要來自食材配料,因目前的標示規定,糖量和熱量的數值得不含食材配料,因此飲品中含有的果漿、冬瓜露、粉圓、紅豆、綠豆等配料,其糖量和熱量皆不需納入標示,這容易使消費者低估手搖飲的實際糖量與熱量。

 

衛生福利部(簡稱衛福部)今(109)年3月預告修正「連鎖飲料便利商店及速食業之現場調製飲料標示規定」草案,未來現場調製飲料的標示訊息都必須透明化,預計在110年1月1日正式實施。

  1. 不能只分大中小杯,飲料「實際容量」必須標示清楚。

  2. 總糖量和總熱量要標示清楚(含配料),將現行添加糖量及該糖量所含熱量的標示,修正為「應標示該杯飲料總糖量及總熱量,且兩者得以最高值表示」。糖量可以換算成「方糖數」標示(每顆方糖以5公克計算)。

  3. 茶、咖啡飲料中的茶葉及咖啡豆須標示原產地(國),若原料混合2個以上的產地,應依其含量多寡由高至低標示。

  4. 總咖啡因含量標示方式的規定,除了原訂以紅黃綠標示區分外,也可以直接標示該杯飲料的總咖啡因含量,得以最高值表示。

  5. 果蔬汁含量未達10%者,品名應標示為「○○飲料」或等相同意義的字樣,更明確果蔬飲料的標示。(摘自康健雜誌